女裁判轮番登场,性别从不是横亘在世界杯上的高墙

  更多女性角色参与世界杯,也意味着正在形成更为包容和多元的足球文化。

  全文1698字,阅读约需3分钟 

  撰稿/然玉(媒体人) 编辑/徐秋颖 校对/陈荻雁

  ▲墨西哥对阵波兰,第四官员法国女裁判斯蒂芬妮·弗拉帕尔(左)在场边工作。图/新华社

  11月23日凌晨,世界杯赛场上波兰迎战墨西哥。来自法国的38岁女裁判斯蒂芬妮·弗拉帕尔,作为第四官员参与了执法,由此成为首个执法男足世界杯赛事的女性裁判。继弗拉帕尔之后,在昨晚法国和澳大利亚的小组赛上,比利时对阵加拿大的比赛中,第四官员再次由女性裁判担任,来自卢旺达的萨利玛·穆坎桑加和来自日本的山下良美,成功完成执裁。

  据国际足联公布的裁判名单显示,2022卡塔尔世界杯配备了129名裁判,其中36名主裁判中,有3名女性,占比为8%。

  且看这三位女性主裁判,来自不同大洲,跨越不同人种、不同肤色,在某种意义上具有抽象的代表性,以及女性裁判执法男足比赛广泛的“可及性”。而女性裁判如此高频、密集地登陆世界杯,也强有力地表明,性别因素绝不是横亘在执裁者和这项精英赛事之间搬不走的“高墙”。

  ▲法国对阵澳大利亚,卢旺达女裁判萨利玛·穆坎桑加担任第四官员(左)。 图/新华社

  就女性裁判闯荡男足世界而言,弗拉帕尔是公认的旗帜人物。在世界杯舞台创造历史之前,弗拉帕尔就曾创下足坛多项第一,已有了不少洲际乃至国际比赛的执裁经验。

  比如,2019年8月,弗拉帕尔就作为主裁判执法了利物浦对阵切尔西的欧洲超级杯比赛,成为历史上首位执法欧足联高级别男足决赛的女性裁判。此次,执法卡塔尔世界杯的高光时刻,更是为其华丽的履历增添了浓墨重彩的一笔。

  当然了,女性群体并非一定需要去男足领域证明自己。但是,对于足球这项运动的推广,对于体育竞技精神的弘扬,对于全球范围内女性影响力的提振,“首开纪录”的弗拉帕尔,无疑意义重大。

  需要说明的是,现代职业足球,并未设立任何身份门槛和排斥性规则限制女性裁判执法男足比赛。不过,从实际情况看,男足赛场尤其是高等级的职业比赛中,女裁判却是凤毛麟角。

  造成这一现象的文化动因,也不是恶意的“性别歧视”“就业歧视”,更多的是基于一种传统默契与惯例惯性。换而言之,很多人的潜意识里,“男足是男性领地”的认知根深蒂固,甚至有“圈地外扩”之意。

  从技术层面审视,女裁判极少出现在男足赛场,还有着很多客观、具体的原因。

  根据专业统计,在一场激烈的足球比赛中,裁判员的跑动距离一般在10-13公里之间。整个执法过程中,还充斥着加速跑、折返跑,可以说是对耐力、爆发力的综合考验。

  女裁判若是体力跟不上、速度跟不上,就可能给现场执法造成麻烦。因此,弗拉帕尔也表示,“必须完成和男裁判一样的身体能力测试,标准不能降低。”

  ▲比利时对阵加拿大,第四官员山下良美(右)在场边工作。图/新华社

  我们知道,职业裁判有一个金字塔式的晋升机制,培训考试拿证只是第一步,只有吹罚过足够多的比赛,积累了足够多的执法经验,才能形成对比赛规则的精准理解以及控场驾驭的娴熟技能。

  纸上得来终觉浅,若是缺乏实战历练,主裁判便不会具备让各方信服的“专业权威”,也不足以顶住球员、球迷所施加的巨大压力,始终确保“吹罚”不变形、场面不失控。正所谓身经百战才能“熟能生巧”,而遗憾的是,女性裁判以往并不会得到必要的历练机会。

  能够成为执法男足世界杯赛事的女性裁判,“弗拉帕尔们”一路走来殊为不易。她们不仅通过了定期体测、理论测试、视频案例测试、语言测试,更是在国际足联长达数年跟踪考察中,实际执裁表现优秀。

  应该说,在与男性同行一视同仁的公平竞争中,她们能够脱颖而出,离不开对足球这项运动的真挚热爱,最终才助其梦圆世界杯。

  那么,已经当过“第四官员”的她们,能否更进一步以主哨身份登场?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!

  世界杯渐入高潮,随着女性球探、女性队医、女性主裁等女性角色越来越多进入男足领域,我们相信,一种更为包容和多元的足球文化,一种更为开放的、机会公平的职业竞技体育,将为世界带来全新的可能性。

特别声明: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。如有关于作品内容、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。


男足世界杯法国

权利保护声明页/Notice to Right Holders
我要反馈

Author: admin